遇到奋斗者协议,法院该如何判?

作者: huapp 分类: 法律思考 发布时间: 2020-11-20 10:07

我们先来看下什么什么是奋斗者协议:

2010年8月下旬,国内多家网站爆出《华为对抗〈劳动法〉的〈奋斗者申请协议〉》一帖,其内容引发广泛争论。不日,各大网站相关帖子神秘消失。签订之后,将会放弃带薪年休假、非指令性加班费和陪产假,以此保证自身成绩考核达标和获得相关分红、配股。这项奋斗者申请制度首先是从公司老员工开始推行,“因为他们大多有了孩子,产假和陪产假不再需要。”李大巍向本刊介绍,老员工有房有车,生活稳定,此前,带薪年休假和加班费,他们也基本上没有享受过,所以,首先让老员工签署会比较容易。

我们再来看一下一方当事人曾梦的百度百科:

曾梦,男,华为无线地区部前员工,曾在GTS服务部门、无线行销、西非无线地区部、北非无线地区部任职。
2012年,曾梦入职华为,辗转GTS服务部门、无线行销、西非无线地区部、北非无线地区部。
2018年4月,曾梦与北非HR BP纪某沟通未达成一致,最终与北非HR董佳沟通以2N方式解除劳动合同,且曾梦的律师要求在赔偿中增加年终奖部分,商议期间曾梦已经回到深圳待岗,华为也一直未曾安排工作。
2018年5月,曾梦使用年假却被华为HR部门认定为未经主管同意而擅自休假。
2018年12月30日,在泰国游玩的曾梦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区分局经侦支队第八大队羁押。
2018年12月30日到2019年3月29日,曾梦被羁押90天,期间与华为从未直接沟通。
2019年1月,曾梦透露被遣送回国后,华为向警方变更了一次逮捕原因。
2019年9月27日,二审判决书明确指出,“曾梦在未得到正式批准的情况下擅自休假,出现不在岗情况,属于旷工且连续旷工3天,违反了被告华为公司考勤管理实施细则的相关规定,被告有权按照规定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关系,不违背法律的规定。因此,原告曾梦诉请被告华为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原告曾梦的诉求概括为:
华为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支付违约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69280元(深圳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为7480元/月×3倍×6年×2倍);
支付加班费(2012.11.19-2018.05.28期间平时延时加班2小时/天加班工资264565元);
支付未休年假工资(2016.1.1-2018.5.28期间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49674元);

第一点,华为公司是否是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2018年5月10日,原告通过被告处内部系统向被告请休假,5月11日提醒上级主管审批,主管回复“等下说,我在会上”;5月18日,原告再次提醒审批,被告未答复;5月19日,原告发出一条询问“请问下周有工作安排给我吗?如果没有,我想继续休假,可以么?”,原告上级主管回复“在开对标会”。原告于2018年5月14日至18日期间休假。
2018年5月26日,被告向原告出具一份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内容为“曾梦,因您连续旷工三天,严重违反劳动纪律及公司规章制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决定于2018年5月28日解除与您的劳动合同”。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原告曾梦于2018年5月10日向主管领导刘某发出请假申请,尽管在等待批假过程中,原告曾梦联系并告知过刘某其已申请休假,但直至5月18日原告曾梦在未得到正式批准的情况下擅自休假,出现不在岗情况,属于旷工且连续旷工3天,违反了被告华为公司考勤管理实施细则的相关规定,被告有权按照规定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关系,不违背法律的规定。
曾梦上诉称已向公司申请休假,公司未明确表示不同意其休假申请。二审法院认为,除非合同另有约定,在工作日工作是员工的职责,员工虽然有休假的权利,但应当符合公司的工作安排,并经过审批程序,而非备案的不反对程序。除非合同另有约定,否则未经公司明确同意休假而离岗的,应当认定为旷工,故华为公司依照法律和合同,有权解除其与曾梦的劳动合同。

第二点,支付加班费是否合理

关于平时加班工资,原告曾梦主张其在职期间工作日每天延时加班2小时,被告华为公司未支付其该部分加班工资。原告曾梦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在被告处就职期间工作日每天延时加班2小时,亦未提交证据证明被告华为公司存在掌握原告曾梦工作日每天延时加班2小时事实的相关证据却不提供的情形。另结合被告华为公司考勤管理实施细则中的加班管理细则规定,加班需经过审核或审批。原告曾梦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在职期间工作日每天延时加班2小时获得了被告华为公司的审批。故,原告曾梦诉请被告华为公司支付其在职期间平时延时每天加班2小时加班工资,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曾梦上诉主张的2012年11月19日至2018年5月28日的平时延时加班每天2小时的加班工资,《华为公司考勤管理实施细则(中国大陆)》第三章规定加班分为指令性加班和非指令性加班,均需审核或者审批,故曾梦主张加班费用,应当证明其经公司审核或者审批进行了加班,但曾梦既未能证明其进行了加班,也未能证明该加班经过公司审核或者审批,故一审不支持其该请求,并无不当。

第三点,是否应该支付未休年假工资

曾梦与华为公司的约定如下(也就是奋斗者协议):我向我所任职的华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或其股份关联公司(下称公司)承诺我深刻理解公司所处行业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性,竞争激烈而残酷,按部就班的工作只能获得基本的劳动报酬,如果不努力工作,不艰苦奋斗,就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和机会。为获得分享公司长期发展收益的机会,我愿意长期艰苦奋斗,努力工作,自愿放弃享受部分福利待遇,我也理解,分享了公司创造的价值,就不再是简单的劳动者。因此,我承诺:自愿成为奋斗者,自愿放弃在公司工作期间的带薪年休假,带薪年休假工资,在公司工作期间,不申请带薪年休假,不申请带薪年休假工资,即使从公司离职,我无权也不会要求公司支付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
原告曾梦在其个人书写的奋斗者承诺书中承诺自愿放弃在职期间的带薪年休假和带薪年休假工资,属于其个人自愿放弃年休假和年休假工资的情形,被告华为公司可只支付其正常工作期间的工资收入,原告曾梦诉请被告支付2016年1月1日-2018年5月28日期间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曾梦在书面的《成为奋斗者承诺书》中承诺“自愿放弃在公司工作期间的带薪年休假”,并无证据证明该承诺书是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之情形下出具,故可以认定承诺书是曾梦的真实意思表示,华为公司只需支付其正常期间的工资收入,一审的处理并无不当。

最后,关于年终奖的认定

华为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发放年终奖的标准,也未能提交曾梦所在部门其他员工年终奖发放情况,故一审参照华为公司在2014年和2015年向曾梦发放的年终奖标准,认定2016年剩余年终奖90000元,2017年年终奖122500元,2018年年终奖30411元,并无不当。一审按支持曾梦请求的比例核定华为公司应当承担曾梦的律师费2107元,也无不当。

以上是整理的二审判决中的一些观点,最终法院认为华为解除劳动合同不违法,原告手写的《奋斗者协议》有效,因此被告无需支付未休年假工资。
关于劳动者曾梦,他认为自己是被设计了,对方故意拖着不审批自己的休假申请,然后以旷工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其实在实际中,先休假后补假的情况是比较常见的,但是当曾梦与华为HR关于补偿方案产生争议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要收集保全好证据。
劳动者对于公司来说是弱势群体,在面对劳动争议的时候,无论领导或是HR如何承诺,一定要收集保管好证据,因为他们不遵守承诺,大不了是道德问题,而劳动者如果轻信承诺,而没有收集证据,面临的将是法律风险。

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更多阅读